现在时间是:

梁家辉《东成西就》是好回忆

时间:2019-03-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加载中..
  

  网易娱乐9月1日报道(3pinky/文 663/图 视频)《太极之从零开始》将在8月31日零点拉开全球首映序幕。两年前错过了与《狄仁杰》一起在威尼斯电影节亮相的机会,梁家辉这次终于以主演身份抵达水城,跟一群年轻孩子来这里宣扬另一种奇幻化的中国功夫。听到别人看着自己惊叹“好瘦”,梁家辉就郑重指出“准确来说,这叫精壮。”就是因为“精壮”,他惋惜直到自己快退休了才被发掘当打星的潜质,也在采访中说起三十年来戏路的曲折、沉浮和彻悟,“头十五年别人都比较倾向于找我演斯文内向的形象。自从《92黑玫瑰对黑玫瑰》跟《东成西就》以后,找我演的都是搞怪的疯子,还有人找我去出唱片。”虽然对角色有思考的本能,演闹剧一度演得毫无乐趣,《东成西就》至今还是他美好的回忆:“那时候《东邪西毒》把我们压迫到一种疯狂的状态,反而《东成西就》是让我们大家都尽量释放出来,如果不是《东成西就》,在那个年代我们这几个演员不会产生那么深厚的感情。”

  《太极》给梁家辉也带来三重乐趣:真功夫上阵打过了瘾、顺便练成业余太极高手、还把陈长兴这个真实人物演出了有趣也错综复杂的样子:“表面上看来《太极》是一部比较商业、漫画化的电影,但是我演陈家太极的掌门,花在里面的心思没有放在搞怪上。我想得比较复杂,我不愿意呈现观众面前就是一个很表象的商业电影,我希望观众通过每个角色都有一些对现代的反思。”

  梁家辉:不是没有人发掘,你看我体型很精壮,而且样子长得不够凶悍,头十五年找我拍电影的人都比较倾向于找我演比较内敛、害羞、单薄,比较斯文内向的形象。自从《92黑玫瑰对黑玫瑰》跟《东城西就》以后,找我演的都是搞怪的疯子,开山怪什么的。大家发现我的歌舞的天分,那时候还有人找我去出唱片,唱老歌。后来这种角色越来越多的时候,我自己觉得有点闷,但是没有办法:那个时候香港电影就是商人当道,黑社会当道,找你演都是拿你去卖钱,所以一直停留在某种搞怪的角色里头。

  停产以后我自己回想一下,我是一个演员,所以我又决定改变戏路,因为没有办法完全退出,还要赚钱演家。那个时候找到一个老板,他让我演了《黑金》,才把我体内的雄性和比较黑暗的那一面慢慢呈现在银幕上,所以后来有了《黑金》、《龙城岁月》这些黑道大哥的角色。我很幸运在一堆黑道大哥角色里头我还是遇到几个比较好的剧本,先从《黑金》开始,我演一个台湾黑社会政客,算是蛮成功的,尤其国内观众蛮喜欢这个角色,虽然是反派,但有情有义。第二次就是《江湖告急》,那是个比较黑色幽默的黑色会的故事,我自己蛮喜欢的。从英国回来的一个大哥,他虽然也算是有情有义的人,又有一种幽默感。(感觉像是把你以前演喜剧和正剧的经验都结合了),也不算是结合,应该说是我发现原来在这些黑帮大佬的角色里头,我可以有一种自我调整。我存在身体里的材料也比较丰富。最后到了《黑社会之龙城岁月》就完全是一个地道的、跋扈的大哥,但是他是一个傻子,虽然外表看来很强悍,处事也很狠辣,其实内心跟一般小孩子没有什么两样,而且智慧比较低。我很高兴自己能在几个一样的角色里头创造出不同的人物。

  网易娱乐:你对什么角色都考虑得那么深,让你演闹剧——比如像《东成西就》那样的片子,心里会不甘心吗?

  梁家辉:不会,《东成西就》尤其对我们演员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回忆。我想如果不是《东成西就》的话,在那一个年代的,我们这几个演员不会产生那么深厚的一份感情。因为通过《东成西就》我们互相了解对方,我们都有在这个电影里加入很多自己的创作,而且大家配合得很有默契,这种感情不是说一起拍十个电影或者二十个电影可以形成的一种状态。

  梁家辉:《东邪西毒》大家都在一个比较忧郁的,各自各的一个戏场范畴里头,那时候《东邪西毒》把我们压迫到一种疯狂的状态,反而《东成西就》是让我们大家都尽量释放出来,释放出来以后我们对于我们感情的提升有很大帮助。

  梁家辉:感谢导演给我机会去做这些武打的部分。很多年前我跟徐锦江演过《林冲》,那个也是我觉得挺满意的一个角色,因为林冲是十万禁军教头,但是他在家里就是一个小男人,跟后来甄子丹演得叶问有点像。那时候还年轻,里面的武打部分没有用很多替身,那次也打的很过瘾。后来到了《龙门客栈》就纯粹靠镜头,因为我是一个不懂武功的人,虽然也有打,但是如果你重看《龙门客栈》的话,你会发现我跟甄子丹的打都是虚晃,在沙堆里面翻滚、比划、摆pose,这些都是比较虚的招数;所以轮到《太极》的时候,我不单学了一门功夫,还在陈长兴这个真实人物身上创造出错综复杂的性格,更过瘾就是,真的让我打了一次-其实应该先谈《狄仁杰》,那个时候应该是一次帮忙,我同时在拍《十月围城》。徐克打电话过来要找我去帮忙,我说我没有时间,但是后来因为跟徐克的关系我还是去了。所以戏分不是很多。《十月围城》里面已经够辛苦了,还要抽中间的时间去打,后面打的部分拍得很赶又不过瘾。

  梁家辉:其实也没有,因为第一,你作为一个文艺小生能有机会跟动作导演洪金宝合作已经很难得了,大家都很清楚洪金宝导演的要求跟如果能接受他的打戏应该是很出众的,所以上次很不过瘾,太急了。这次接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我很喜欢这个角色,一知道洪导演是武术指导,我说我一定要来,不付片酬我也来。《太极》这次我算是拼了命了,所以还是希望观众能看得出来。

  网易娱乐:你看过《冰河时代》吗?陈长兴老把自己挂在树上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像那对搞笑的负鼠兄弟,你怎么看待和处理这个行为怪怪的掌门人。

  梁家辉:我还真没有联想到你说的这个!其实现在表面上看来《太极》是一部比较商业、漫画化,比较容易让年轻观众接受的电影,但是我演这个陈家太极的掌门,花在里面的心思没有在搞怪上。我觉得这个人物的心理挺复杂的,他代表一种古老的传统,也代表一种反叛的性格。他代表一个愿意接受外来文明,但是又背负着非常重的传统担子的人。所以我把他演成这样子——当然也有导演的设计。他为什么作为一个村长不住在自己村里,而要在村外挖一个洞把自己藏起来?其实那是一种逃避。他背负祖宗的遗训,要保住这个村子作为世外桃源,不希望外来有任何的东西可以破坏这里,他同时也知道如果接受西方机械化的改造,比如说建一条铁路入村,经过这个村子的话,对于村子里面的发展肯定会有某程度好的影响,但是也可能带来坏的破坏,所以他作为一个矛盾的人,他心理变成很复杂的一个掌门。

  梁家辉:没有,不能说我压力很大,但是我想得比较复杂,我不愿意呈现观众面前就是一个很表象的商业电影,我希望观众通过我们每一个角色都有一些对现代的反思。看完这个故事以后你会真的想想,我们现在处于这种生活状态,作为中华民族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环境,以前封闭的中国是不是像陈家沟一样是一个世外桃源?我们以前还是贫困国家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敞开大门,让铁路走进来?包括我“大儿子”冯绍峰——他在第二集出现,其实他也代表着陈长兴的一个性格,因为故事开始的时候我把他赶出门,因为他太反叛,其实他这种性格跟父亲是很像的,可是父亲因为背负着责任,没办法必须压抑住。把他赶出村,变成他人生之中的一个遗憾。

  梁家辉:现在尽量保持每一天都会练一遍,如果有空的话,早上一遍,晚上睡前一遍。因为拍戏以前,我曾经到北京集训两个半月,教我的老师是一个21岁的年轻人-就是片中的豆腐哥。这个年轻人在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的太极拳馆。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世外高手。两个半月里,他教了我基本功以外,还让我认识到太极拳,尤其是陈氏的太极拳。比起我们现在常见到杨氏太极拳,陈氏太极拳非常有杀伤力,它不光是强身健体,真的可以用来打架、格斗的那种。太极拳本身没有一个说像南拳、长拳那些有一个套路,它的那种知识,它全身都需要运劲,肩膀、腰其实跟其他拳法不一样,但是运作方式不一样,不是用拳肌肉的力量,而它是用全身那个腰配合那个马步,跟上身自己的一些动作,都是有杀伤力的一些动作。

  梁家辉:我是打的最差的的。我们太祖庙里面的那些老祖宗,比如说冯淬帆他不会打以外,其实我们的群众演员有90%的人都是太极高手。(你就承认除了那些真的武术家外就你打得最好吧!)好吧我算是打的最好的。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