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梁朝伟:一个香港影帝的寂寞(组图)

时间:2019-03-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加载中..
  

  导演庄文强讲过一个段子,有一次他和麦兆辉到梁朝伟家里玩,坐在沙发旁边的地上,突然发现沙发底下有个镜框,抽出来一看是戛纳影帝证书。庄文强说,梁朝伟家里奖杯太多了,都东倒西歪的,他喜欢把奖杯收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说“害怕”也好,“不想带着包袱演戏”也罢,总之,有了很多头衔以后,会觉得“心里变得很重”。

  2000年,38岁的梁朝伟凭借《花样年华》拿到戛纳最佳男演员,一扫《春光乍泄》错失影帝的遗憾。那是他入行来拍的近70部戏,与他的伯乐王家卫相识已有10年。

  回望梁朝伟在香港电影圈的发展,几乎是港片黄金时代里艺人们的缩影。在1990年遇到王家卫之前,他只能算个“新来的”,演的多是配角,好不容易在吴宇森的《喋血街头》里熬到一个主演,电影却像放了一颗哑弹,无甚波澜。事业遇挫,加之那一年刘嘉玲绑架案的影响,他想息影。

  此前在TVB超高强度的工作也给梁朝伟留下后遗症。他人戏不分,会梦见跟韦小宝演对手戏,还常在现实生活里想到戏中人。不懂排解,就夜夜买醉,那时每隔两三个月他就会出一次车祸。其实对以数量求质量的很多香港演员来讲,大都经历过跑场子、来回串戏的阶段,他们知道,唯有出演更多影片才可能有机会突破。就像古天乐所说,看过太多一句对白都没有就被淘汰的新人,所以“不会放弃每一次拍片机会”。

  当梁朝伟对拍戏感到厌倦时,王家卫在《阿飞正传》里给他留了一个镜头,对他意义非凡。梁朝伟说:“没拍那部电影之前,我对演戏失去了兴趣,觉得怎么都不能再进步了,拍完《阿飞正传》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还可以演成这样。”

  从1990年到2000年,梁朝伟又追随王家卫拍了《东邪西毒》、《重庆森林》、《春光乍泄》和《花样年华》,当然,在港片极度商业化、亦是大幅衰退的这十年,他也演过不少赌神、警察和古惑仔,银幕形象良莠不齐。是王家卫的电影帮他找到了忧郁男神的定位。

  当然,王家卫动不动几十条的磨戏对演员也是心理挑战。有一次记者打听梁朝伟近况,刘嘉玲说,他心情很不好,整天在家里擦地,边擦边哭,说王家卫不喜欢他的表演。

  导演王晶曾开玩笑,王家卫拍片这么慢,就是“为了算计得奖,老改剧本”,“我和他没有本质区别,都是商人,只是一个贩俗,一个贩雅。”但不可否认的是,在2000年的香港,王家卫是少数几个能够依靠国际市场活得还不错的导演,那时虽有《无间道》奋力救市,但市场垮落和票房不济已经是大势所趋。

  这直接导致的结果是,像梁朝伟这样的演员拍片量越来越少,而身份与定位的困惑也让他跟王家卫间的关系变得微妙,2004年,《2046》落败戛纳,梁朝伟决定跟王家卫分开一段时间,因为“太多太腻了”,“想有点新尝试”。

  早在2001年,在香港拍了20多年戏的梁朝伟终于签下自己的第一部内地电影—张艺谋导演的《英雄》。中国电影也因《英雄》开启大片时代。内地电影票房的连破纪录让整个行业都像打了鸡血,像梁朝伟这样的香港演员也成为各大公司争抢的头牌,票房就是王道,至于艺术水准,则参差不齐。

  但梁朝伟很挑剔,在《2046》后的近10年间,他也仅拍了7部电影。“我拍戏不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拿奖,就是为了自己,好玩、享受、开心。”梁朝伟这么说。他多次提到童年父母离异对其性格造成的影响,他从一个顽皮小孩变得自闭。“我忽然找着一样不用做自己的方式,就是演戏,很多不愿在人家面前表露的情绪,都能宣泄。”

  也正因如此,梁朝伟认为所谓的“去好莱坞发展”对他没什么意义。他不拍恐怖片,因为小时候跟阿姨看戏已被“吓得很惨”;他不喜欢拍古装片,戴头套、粘假发,那都是TVB留下的阴影;他不太接受访问,因为有些情绪发泄掉了就很想忘记,聊天时又得重新想起,很难挨。

  2007年的《色戒》算是他的突破之作,但这部电影引发的巨大话题和争议是主创们始料未及的。对大尺度性爱场面,李安曾说:“我是越来越开放,就像剥洋葱,剥了一层还想看看下一层是怎样的,这包括对自己的探索和观众的反应,我想看看我还可以做些什么。”这也是梁朝伟的心声。

  近年随着合拍片盛行,梁朝伟突然增产,原因是他想拍些轻松的片子,即使《听风者》、《大魔术师》都口碑平平。他说:“我50岁时往回看,想原来怎么过日子,现在怎么过日子,觉得还是开心最重要,工作反而无所谓了。因为工作只有我自己很开心,如果身边的人都不开心,我一人开心没用的。” (李米)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